中文 | English
首页 关于亚博体育苹果app下载 新闻中心 集团业务 企业文化 社会责任 加入亚博体育苹果app下载 联系我们

3年死了3493家!大妈哭着说:错信了自己人啊!(附百家死亡名单)|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


来源:投资界    喜乐(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

P2P从业者声称自己的使命是颠覆这个时代,投资机构为他们的使命买单,投资人为他们的“贪念”买单,P2P从业者抵押的则是他们的“人性”,这一场游戏里面谁真正赢了?

  2017年投资界特别策划《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入选行业都是万亿级市场,无数资本集结而成风口,无数创业者蜂拥而造乱象,然风过后一地鸡毛,空余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血泪!

  庄生从来都是犹豫不决的人,身旁见过数不清投资人的创业朋友和庄生说:投资人最见不得项目创始人优柔寡断啊。

  这个行业钱来得太容易,愿意给钱的人太多,没有道理不入局,庄生却觉得这更像一场雾里看花。

  说到底心里还是怵的。

  ||识货吗?我们面对的是万亿级别的金矿||

  __我爱它,也恨它。

  真正开启P2P的时代应该从2009年算起。

  2006年5月,唐宁将P2P引入中国,第一家中国P2P公司宜信宣告成立。接下来几年,拍拍贷红岭创投人人贷陆金所团贷网等P2P平台纷纷随风而起。他们要么是首家本金垫付模式的平台,要么是首家风险拨备金垫付平台,要么是首家银行系P2P,要么是首家注册资金超亿元的股份制平台……

  背景各不相同,却齐齐引领了中国P2P行业的浪潮之巅。

  自2013年起,国内网络借贷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彻底爆发。庄生查阅资料发现,那一年几乎每天有1-2家平台上线,全年的P2P平台数量高达800家,业内总交易额超1000亿元,贷款存量近270亿元。

  实在可怕。2012年前,P2P平台不过数十家;2014年,1613家企业宣告出世;2015年,超4000家公司奔赴P2P这场事业。民营系拼斗之外,还有上市公司、银行、国资为自己找寻P2P的出路。

  庄生看到这个数字还是吃了一惊: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数据显示,2015年的P2P市场累计交易规模已近万亿,是2014年的3倍。那一年我国有超7000万家中小微企业需要资金,我国国人也恰有百万亿元财富闲置,P2P这一行的刚需比座座大山还令人无法忽视。

  但这“万亿规模”是否来得过分轻易?

  ||大佬的自白:尽管有些事有损阳寿,也必须坚持||

  身于其位,谋于其事。

  庄生看到过不少P2P从业者的豪言壮志,他们说:“我们扮演的角色是作为传统金融机构的补充者。”“我们只是把银行看不起的小事当做大事来做。”“我们的存在是为了我国数千万的中小微企业。”

  他们认为,这个时代需要他们。

  庄生并不清楚一个时代下是不是一定会出现英雄去拯救苍生于水火,但庄生相信“重金之下出勇者”,这个行业钱来得太容易,没有道理不入局。不过庄生想,大家理应是知道的,在没有P2P之前,银行(或称钱庄、银号)的大门之千里,民间借贷(有时也称高利贷)是中小微企业不得不抓住的稻草,这件事已传有千年。

  庄生听到不少P2P从业者义正严辞:我们不是高利贷!

  原因是这一代的P2P终于能够活在日光之下。

  2014年3月,互联网金融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5年7月,互联网指导意见出台;2015年9月,李克强总理鼓励P2P发展。

  庄生无意中看到了一则广告,某P2P平台的负责人在网络上发表了一段饱含无奈、幽怨、理想的发声。

  有时候我也在怀疑自己到底是帮借款者还是在害他们!中国中小微企业融资很难,我们想帮他们,但实际上我们自己也是中小微企业而已,我们实际上能够帮的地方很少,能做的也很少。

  一个p2p平台,在投资端要表现天使的一面,对投资者有求必应,要花大量的广告费,来证明平台的实力;要包装的高大上,来证明自己的垫付能力;对个别会闹的用户,要忍气吞声,私下解决;不然就在第三方大闹,把私人聊天记录到处晒,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有些把投资者当天使的平台,很快就露出狰狞的面目,因为他们准备赖账了,12月倒闭了近百家平台,哪个平台一开始不是以天使的面孔出现呢?最后总会把其魔鬼一面赤裸裸展示在投资者面前。

  我们服务的另一端借款者,他们大部分都很弱势,因为经营困难或个人原因,急需融资支持,我大部分时间感觉自己很无助,我们目前无法给他们提供低成本的融资服务,因为借款者中不乏骗子,我们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才可以覆盖我们的风险。前几天在论坛看到一个平台工作人员,负责借款端业务,自嘲说放贷端有些事有损阳寿,但他必须坚持。

  (未查到初始来源,如有需要,请自行查询原文名:《2015P2P大佬的自白:一半天使,一半魔鬼》,文内有广告,慎点。)

  庄生是看明白了的,即使能见天光,民间借贷能产生的恶也无法通过网络借贷完全褪去。找投资机构为自己出钱包装、找催收队伍为自己收账、苗头不对立刻跑路……这些事,试问如何在太阳底下掩盖?

  不过令业内振奋的是,这一年(2015年)的12月18日,老牌P2P企业宜人贷成功挂牌纽交所,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上市的P2P公司。

  庄生忍不住臆想,也许别的人也在为自己打气:他能,我如何不能!

  ||乱象乱象,好一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乱象却是早在网络借贷的初期就已开始了的。

  跑路事件和被坑了的大妈:超百亿资金的付诸东流

  早在2012年12月,上线仅4个月的优易网关停,受害投资人达60人,涉案金额达2000万元。

  真正引起惊恐的应该是e租宝事件。据e租宝曾公布过的数据,截止到2015年12月3日,该数字高达740亿元,用户接近497万人。案件结果是,涉案金额高达580余亿元,受害者超过90万人。

  更令人惊心的是,有相关人士透露,e租宝的投资人中有超过90%是老年人。e租宝带走的是老年人攒了一生的血汗钱。

  庄生有一位朋友的大妈愤愤地说:“我就是错信了自己人啊!”她的侄子在2015年春节为她推荐了一款名叫“农村宝”的理财产品,宣称年化收益高达25%至32%,一万块一天可拿9元利息,利息每天到账,本金30天后可取出。

  大妈陆续投资了18万元。2016年2月,深圳警方查封该公司,来自广东、北京、江苏等10多个省市的3万多名投资者被骗3亿多元。

  大妈的养老钱一去无复返。

  跑路的远非优易网、e租宝、农村宝。据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统计,2015年的问题平台高达1120家,是前几年问题平台总的2倍多。此外,歇业停业的平台占据1/3,恶意跑路和诈骗的平台占比34.35%,近385家。

  “无暇顾及失败”的资本:104起融资,超130亿元,退出回报超百倍

  零壹研究院数据中心的一个不完全统计还是披露了2015年P2P借贷行业的境况:104次融资事件,涉及96家平台,融资总额超过130亿元。

  庄生费解,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之后,投资机构为何还如此乐此不疲地投资P2P?他们也想做时代的颠覆者?

  与深耕于资本市场(包括一级、二级)数十年的业内朋友闲谈时,无意的一句话教庄生醍醐灌顶:“做投资这件事,往往都是投10个项目,只要成1个,就能抵掉前9个的失败。“

  据了解,宜人贷上市后,作为投资机构之一的KPCB获得的上市回报超过百倍。庄生纠结的神筋松了些。古往今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更何况,国内双创如此大火,投资机构没有理由不入局。

  庄生作为犹犹豫豫的过来人自然是知道后来大规模的洗牌潮,却是不知道这些局中人当时是否嗅到了安危?

  ||裸条借贷、刺死辱母者背后的催收生意以及悬在头上的监管政策||

  政府是早在筹谋的,这一点值得确信且坚信。

  2015年,《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陆续出台,自此正式在台面上拉开了P2P的洗牌之路,P2P也告别了“无监管”时代。

  可是不以为惧、喜欢钻空子的人在国内实在太多了。政策在此时显得有些单薄。

  数千亿的催收生意

  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为其它行业注加了砝码。平台的坏账,征信体系的不完善,让催收机构得到了快速发展。仅2016年,庄生知道的互联网平台就有10多个,人人催、催催宝、爱催收……

  听人说,中国的催收市场规模将有数千亿。

  一本财经曾报道过,国内的催收市场已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具体为:前端,黑客收集欠债人数据,只需400元,便可实时定位;中端,电催员先通过电话、短信“温柔”告知后,就使用“呼死你”等软件,打到欠款人手机瘫痪,甚至打给欠款人的所有亲朋好友;后端,“带着大金链子,满身纹身”的人,泼油漆、把欠款人拉进面包车“囚禁”……

  庄生心中在冷笑,说得好听是催收,不就是无耻要账吗。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账背后会有多少冷到地狱里的黑暗,不得而知。或且说,暂不得人知。

  裸条借贷和死去的女大学生

  不堪入目。

  高利贷团伙通过网贷平台向大学生提供“裸条放款”,女大学生以裸体自拍或视频代替借条,抵押给放贷人。媒体曾数次曝光过,也有相关政策,然而裸条借贷并未被扼杀。

  因利息的巨大,没有能力偿还的人不在少数。借贷宝10G女大学生裸照和视频压缩包泄露、女大学生无力偿还60万元网贷等一系列新闻一次次刷屏。

  政策再次显得无力。

  南方周末于2017年3月的一篇《刺死辱母者》曝光了真正的互联网催收行业内幕。庄生难以描述什么是真正的恶,只知道导火索是互联网金融和那大火的P2P。

  《暂行办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 

  2016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监管元年。既《指导意见》和《征求意见稿》出台之后,2016年8月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终于出台,一系列细则对P2P金融作出了详细的规定与调整,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监管文件。

  《暂行办法》有一条规定引起轩然大波:

  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有银行监管部门相关人员对外解释为何缩小贷款额度,“互联网金融,尤其是P2P,它的定位就是要解决传统金融机构中不能被覆盖,或者不能得到很好的便利化,得到融资服务的这类投资人和这类借款人的需求,那么这类需求,我们经过大量的分析,都是小额的,而不是上亿大额的,大额企业的融资也好、项目也好,传统金融机构解决的应该说还是不错的“。

  庄生也看到了那股轩然大波,《暂行办法》一出,业界符合规定的P2P平台不到3%,也有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3月前,在正常运营的2300多家平台中完成银行存管的仅155家,仅占一成不到。

  《暂行办法》在用“强劲”扭转网贷平台带来的乱。2016年10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出台,再一次加剧了P2P的洗牌和转型格局。

  根据零壹财经数据,2016年的问题平台有1106家,同比减少15.4%。

  ||背靠大树好乘凉?||

  民营系的P2P平台在监管力度下,大多死去了。

  据网贷之家发布的《2014-2016年22家P2P问题平台宣判情况汇总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月底,P2P网贷行业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3493家。

  庄生有点好奇在大趋势下,富二代是否也与民同哀。

  上市系

  2015年,上市公司与P2P平台牵手成一时热潮。据界面的不完全统计,2015年已有近百家P2P平台拥有上市公司背景,上市公司参股或控股的网贷平台超50家。而截至到2017年5月,网贷天眼的数据称,有107家上市公司投资了122家P2P,其中近7成平台原有主业为非金融类业务。

  以上提到的122家上市系P2P平台很难查出其运营数据,不过网贷天眼其中12家通过上市公司财报发出的数据发现,9家已实现初步盈利。有业内人士分析,其余未在财报中披露出来的上市系网贷公司很可能至今尚未盈利。

  事实上,如果单论每年的上市系平台增长数量,上市公司对P2P的态度越来越理智和谨慎。网贷之家披露数据,2015年有62家P2P平台被上市公司入股,2016年仅20家,2017年截至目前更是只有1家。

  截至2017年4月,退出网贷行业的上市公司也超过10家。

  国资系

  国资背景不再像以往那么有说服力了。

  据界面的《起底国资系P2P:13家暴雷,21家国有独资,39家银行存款》一文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2月,中国拥有224家国资系P2P平台,其中186家正常运营,39家实现银行存管,9家成交额超过百亿元,88家成交额少于10亿元,国有独资的仅21家,21家为假国资系,13家P2P平台暴雷(经侦介入、逾期、跑路)。

  尽管有过负面事件,依然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国资系P2P网贷平台上线直接存管的比例较高与其国资背景有正面关系。不过《暂行办法》的细则依然是国资系P2P需要面对的大山。

  距离《暂行办法》的整改截止日期仅剩数月,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几个月内将会有一批实力较弱的国资系P2P平台停业。

  银行系

  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银行系P2P平台的数量一直较少。据网贷天眼2017年4月月报数据显示,银行系P2P尚在营业且正常发标的仅剩7家。

  据其月报,4月网贷行业平均收益率为9.30%,银行系P2P的平均收益率仅为7.27%,后者对投资人的吸引力大大降低;而收益率低源于平台自身运营费用过高(平台的风控、流程都相对规范,导致门槛较高)。

  银行系的大多项目来源于银行原有的中小客户,较高的门槛隐形拒绝了大多投资人。此外,除了所谓的银行背景,国资和知名风投背景的P2P平台也形成了自己的优势。银行系P2P平台之路并不好走。

  有业内人士在《短命银行系P2P:11家仅剩5家正常发标》一文中表示,银行一直对P2P持谨慎态度,因为“对于银行的人来说做这个事情很冒险,做得好可以带来业绩,但是如果做得不好可能会导致连职位都保不住,所以银行来做这个事情是风险大于收益的。”

  ||P2P不死||  

  庄生不知是否能够就此认为做成P2P是一件比“创业成功概率仅为1%”还要低的概率事件,但有一件事是弄明白了。

  P2P是这样,直播是这样,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是这样,市场似乎一直在和我们讲同一个“情深不寿”的爱情故事。

  P2P从业者声称自己的使命是颠覆这个时代,投资机构为他们的使命买单,投资人为他们的“贪念”买单,P2P从业者抵押的则是他们的“人性”,这一场游戏里面谁真正赢了?

  也许从头到尾坐庄的是“钱”本身。

  据零壹财经数据,截至2016年年末,国内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仅余1,625家,占行业累计上线平台的33%;2016年交易额接近两万亿(注:不含招财宝和纯移动端平台交易额),为19,544亿元,累计交易额保守估计为3.36万亿元;年平均借款期限和投资利率分别为231天和9.93%;活跃借款人和投资人分别在572万人和998万人左右;已实现银行直接存管或银行直连的平台共有117家;P2P行业全年获得VC、PE等投资约193亿元,其中B轮及以上投资额共134亿元。

  P2P的发展脚步从未停下过,相信还是会有人前赴后继。

  庄生想起了那位被P2P坑了的大姨,终于打定了主意不去掺和这件事,只当自己做了一场成为P2P从业者的梦。

3年死了3493家!大妈哭着说:错信了自己人啊!(附百家死亡名单)|那些年让投资人哭的行业